接引眾生

阿彌陀佛!

 

春天的腳步近了,正是農家插秧播種的時節。如同農夫必須辛勤耕種才能獲得豐收,修行人一樣要懂得耕耘心田,才能成就佛道。耕耘心田與耕耘大地一樣,有清楚的步驟與方法,同樣要經歷鬆土、播種、灌溉的過程,並且要時時拔除煩惱草,讓善根善種得以生長。

 

讓我們藉由《雜阿含98經》「耕田婆羅豆婆遮婆羅門」的故事,透過佛陀與農夫的對話,掌握耕耘心田的次第,在這個適合播種的時節,重新檢視自己的心田、種子、方法、雨水等狀態,把握修行良機,開始春耘心靈吧!

 

當農夫遇見佛陀

 

故事從佛陀與一位農夫意外的交會展開。某一次,佛陀遊方之時來到一個名叫那羅的村落,在村外的道路上,看見許多農夫工作之後正在休息用餐。佛陀決定上前向農夫們托缽。在眾多農夫中,一位名叫「耕田婆羅豆婆遮婆羅門」的農夫見到佛陀上前,不客氣地指著佛陀說:「瞿曇,你看我們大家辛勤地耕種,付出許多勞力,才能得到一碗飯吃。你自己不耕作,卻要來跟我們要東西吃,豈不是想不勞而獲?」佛陀回答:「我跟我的弟子們和各位一樣也在耕種。」農夫反問道:「我可沒看見你在田裡工作,也沒看到什麼農具。」佛陀一聽,說道:「你沒看到我們耕種,但其實我們跟你一樣,每天都辛勤地耕種……」

 

這名農夫聽到佛陀這麼說,心中的好奇加深,說:「那麼你說說,你是怎麼耕種的呢?」

 

佛陀於是說道:

信心為種子,苦行為時雨,

智慧為時軛,慚愧心為轅,

正念自守護,是則善御者。

包藏身口業,知食處內藏,

真實為真乘,樂住為懈息,

精進為廢荒,安隱而速進。

直往不轉還,得到無憂處。

如是耕田者,逮得甘露果;

如是耕田者,不還受諸有。

(《雜阿含經》卷4第98經,CBETA, T02, no. 99, p. 27, a26-b5)

 

農夫聽完佛陀所說的偈子,恍然大悟,連忙收起傲慢心,讚歎地說:「瞿曇,你確實懂得耕作,很懂得耕作……」他明白佛陀是一位真正的大修行人,滿心佩服地拿出的食物供養佛陀。

 

以熱勤灌溉信心種子

 

在這個故事中可以看到許多不同層次的內涵,首先,是佛陀接引眾生的智慧。眾生的根器各不相同,思想、生活背景、文化素質也都不一樣,如何讓不同的人都能平等地接受佛法,靠的是佛陀的大智慧。其次,佛陀說法的偈子,將學佛的次第說得很清楚。這個次第,就是耕耘心田的次第,也阿含學的修行次第。

 

研究阿含學三十餘年的楊郁文指出,這個故事除了漢譯雜阿含版本之外,分別可以在《別譯阿含264經》及南傳巴利文相應部第7相應找到。不管是哪個版本的偈子,都是以「信心」為種子、由「信」展開修行的道路。正如植物的種子需要細心照料才能生長,心田的種子同樣要勤加照顧,以適當的雨水灌溉,才能生根發芽。但是對於心田種子來說,維持生命的雨水究竟是什麼呢?關於這點,佛經裡有兩個答案,一個是如《大正藏》版經文中所說的「苦行」,另一個南傳的巴利文版本所用的「熱勤」。楊郁文認為兩者之間,「熱勤」應該是比較貼切的翻譯。

 

「熱勤,就是一直努力到內心發熱,充滿了溫暖。」楊郁文說。巴利文版藏經中的「熱勤為時雨」,說的是修行人的熱切與勤勞,宛如及時雨般灌溉心田種子。熱勤雖然是修行的助力,但是卻也不可以氾濫,正如灌溉農田的雨水不可過多,亦不可過少,而且要順應時節。

 

種田是「看天吃飯」的行業,農作能不能收成,全靠老天爺是否賜與「適當」的雨水,該下雨時下雨,不該下雨時,只能祈求老天不要下。然而學佛修行的進度,卻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楊郁文提醒:「修學佛法時,內心裡的熱勤,不可過度,也不可不足。」也就是說,該努力時必須努力,過度努力則可能浪費力氣,甚至如楊郁文幽默的提醒:「可能會造成運動傷害……」

 

以慚愧心培養智慧

 

農家耕種,在播種之前還有一個重要的步驟:翻土。關於翻土的目的,楊郁文解釋道:「第一,是要把大塊粗土弄碎,使土地平鬆,第二,將泥土中雜草的種子、根部挖出來清除掉。」翻鬆土地與清除雜種,其實都是為了同一個目的,就是讓好的種子與根苗有更多生長的空間。耕耘心田也是一樣,要將心田中的煩惱種子消除,好讓善根善種擁有更多自在生長的空間。

 

在農業機器還沒發明的年代,翻土靠的是人或獸所推動的犁具。所以耕田也叫「犁田」,就是運用犁具來整理田地的意思。那麼耕耘心田的工具又是什麼呢?佛陀的偈子中有答案:智慧為犁軛,慚愧心為轅。

 

根據楊郁文的考證,《大正藏》版的「犁軛」在巴利文版藏經中譯為「犁鏵」,其實更貼近原意,因為犁鏵指的就是犁具頭部像鏟子一樣的三角形尖銳物,正好是可以將大塊泥土翻鬆的工具。那麼犁轅又是什麼呢?犁轅就是推動犁具前進並且可以控制方向的把手。以智慧為犁鏵,是說智慧就像犁鏵,可以把內心的煩惱種子從堅硬的土石中翻出,加以剷除;以慚愧心為轅,意思是用慚愧心來修正修行方向,知錯能改,比如在分叉路走錯方向,或者走上旁門左道時,應以慚愧心自我反省,改過遷善,回頭向善。

 

智慧與慚愧在耕耘心田的時候,一個在前頭翻土,另一個可以調整犁具的方向,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功能。尤其慚愧心的生起,對修行的幫助更大。慚愧心是什麼?佛經中說:「知慚,恥於己缺;知愧,羞於惡行。」慚是對於自身缺乏善心、善行而感到羞恥,而愧則是對惡念及壞的行為感到後悔。「修行一定要有反省……」楊郁文強調:「該有的善沒有,不該有的惡有了,這些都應該慚愧。」學佛的人若懂得反省,減少傲慢心,以勇氣面對自己的缺點與弱點,那麼真正的智慧也會相對地增長,修行一定會有成果。

 

正念守護心田

 

從小在農村裡長大的楊郁文,對於農事可說瞭若指掌。楊郁文還記得小時候經常看見農夫在播種以後,還要常常去「巡田」,也就是去照顧田裡的農作物,看看灌溉的水夠不夠?雜草多不多?稻苗長的好不好?等等。「尤其農夫一看到雜草長出來,一定要立刻拔除。」楊郁文說。如果沒有隨時拔除雜草,土地的養分與水分都被它掠奪了,稻苗也就長不好。

 

學佛人心中的煩惱草,跟農田裏的雜草一樣,也要時時拔除。從阿含學的角度來看,這些煩惱不只是小小的情緒問題而已,而是要靠智慧才能察覺的根本煩惱。心田中煩惱草如何得以拔除?良善的根苗如何養育而成?「學佛的人,應該用正念來巡視自己的心田。」楊郁文說。保持正念,就是隨時隨地觀照自己的身、口、意。「一個人身體語言等行為,就像沒有經過訓練的牛一樣,莽莽撞撞,若以正念來看守,才能駕馭得住。」以正念守護心田及耕牛,使身、口、意不再造做惡業,內心的煩惱種子跟著減少,善根善苗也才有機會成長。

 

在農作收成後,農夫的工作並非就此結束。收成的稻穀需要一個嚴密的倉庫來保存,這樣一來老鼠不會跑進去偷吃,而裡面的稻穀也才不會外洩。「我們的心就像倉庫一樣,是一個保存修行收穫的地方。」楊郁文以此譬喻道,如果身、口、意都是善業,那麼心田的倉庫就沒有漏洞,辛勤所得的收穫才能保存下來。但是,如果犯了殺、盜、淫、妄、酒、妄言、惡口、兩舌、綺語等惡業,「就會造成心的漏洞,所造的功德會從漏洞中流洩而去。」楊郁文提醒,正念不僅可以守護心田,還可以保護修行所累積的福德。

 

懂得用正念來守護心田與福德的人,是真正懂得耕耘心田的人。

 

真正懂得耕田的人

 

當佛陀以如此簡單的譬喻說法以後,即使是沒有念過很多書的莊稼漢,都能明白什麼是佛法,什麼是修行。

 

修行原來並不是很難的道理。為了三餐溫飽每日在農田裡忍受日曬雨淋的農夫,體會到,他腳下所踩的泥土,就是他修行的地方。親手播在土裡的種子,就是修行的希望。手中緊握的犁,就是修行的工具。農夫不用離開農田,就已經是個腳踏實地的修行人。

 

「瞿曇,你確實懂得耕田,很懂得耕田……」農夫敬佩地讚歎佛陀。其實能夠聽懂佛陀說法的農夫,不也同樣善根深厚?佛陀與農夫這一場難得的佛法交流,也為後世的學佛者,開啟了耕耘心田的契機。(摘錄自《人生》雜誌306期)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