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引众生

阿弥陀佛!

春天的脚步近了,正是农家插秧播种的时节。如同农夫必须辛勤耕种才能获得丰收,修行人一样要懂得耕耘心田,才能成就佛道。耕耘心田与耕耘大地一样,有清楚的步骤与方法,同样要经历松土、播种、灌溉的过程,并且要时时拔除烦恼草,让善根善种得以生长。

让我们藉由《杂阿含98经》「耕田婆罗豆婆遮婆罗门」的故事,透过佛陀与农夫的对话,掌握耕耘心田的次第,在这个适合播种的时节,重新检视自己的心田、种子、方法、雨水等状态,把握修行良机,开始春耘心灵吧!

当农夫遇见佛陀

故事从佛陀与一位农夫意外的交会展开。某一次,佛陀游方之时来到一个名叫那罗的村落,在村外的道路上,看见许多农夫工作之后正在休息用餐。佛陀决定上前向农夫们托钵。在众多农夫中,一位名叫「耕田婆罗豆婆遮婆罗门」的农夫见到佛陀上前,不客气地指着佛陀说:「瞿昙,你看我们大家辛勤地耕种,付出许多劳力,才能得到一碗饭吃。你自己不耕作,却要来跟我们要东西吃,岂不是想不劳而获?」佛陀回答:「我跟我的弟子们和各位一样也在耕种。」农夫反问道:「我可没看见你在田里工作,也没看到什么农具。」佛陀一听,说道:「你没看到我们耕种,但其实我们跟你一样,每天都辛勤地耕种……」

这名农夫听到佛陀这么说,心中的好奇加深,说:「那么你说说,你是怎么耕种的呢?

 

佛陀于是说道:

信心为种子,苦行为时雨,

智慧为时轭,惭愧心为辕,

正念自守护,是则善御者。

包藏身口业,知食处内藏,

真实为真乘,乐住为懈息,

精进为废荒,安隐而速进。

直往不转还,得到​​无忧处。

如是耕田者,逮得甘露果;

如是耕田者,不还受诸有。

(《杂阿含经》卷4第98经,CBETA, T02, no. 99, p. 27, a26-b5)

农夫听完佛陀所说的偈子,恍然大悟,连忙收起傲慢心,赞叹地说:「瞿昙,你确实懂得耕作,很懂得耕作……」他明白佛陀是一位真正的大修行人,满心佩服地拿出的食物供养佛陀。

以热勤灌溉信心种子

 

在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到许多不同层次的内涵,首先,是佛陀接引众生的智慧。众生的根器各不相同,思想、生活背景、文化素质也都不一样,如何让不同的人都能平等地接受佛法,靠的是佛陀的大智慧。其次,佛陀说法的偈子,将学佛的次第说得很清楚。这个次第,就是耕耘心田的次第,也阿含学的修行次第。

研究阿含学三十余年的杨郁文指出,这个故事除了汉译杂阿含版本之外,分别可以在《别译阿含264经》及南传巴利文相应部第7相应找到。不管是哪个版本的偈子,都是以「信心」为种子、由「信」展开修行的道路。正如植物的种子需要细心照料才能生长,心田的种子同样要勤加照顾,以适当的雨水灌溉,才能生根发芽。但是对于心田种子来说,维持生命的雨水究竟是什么呢?关于这点,佛经里有两个答案,一个是如《大正藏》版经文中所说的「苦行」,另一个南传的巴利文版本所用的「热勤」。杨郁文认为两者之间,「热勤」应该是比较贴切的翻译。

「热勤,就是一直努力到内心发热,充满了温暖。」杨郁文说。巴利文版藏经中的「热勤为时雨」,说的是修行人的热切与勤劳,宛如及时雨般灌溉心田种子。热勤虽然是修行的助力,但是却也不可以泛滥,正如灌溉农田的雨水不可过多,亦不可过少,而且要顺应时节。

种田是「看天吃饭」的行业,农作能不能收成,全靠老天爷是否赐与「适当」的雨水,该下雨时下雨,不该下雨时,只能祈求老天不要下。然而学佛修行的进度,却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杨郁文提醒:「修学佛法时,内心里的热勤,不可过度,也不可不足。」也就是说,该努力时必须努力,过度努力则可能浪费力气,甚至如杨郁文幽默的提醒:「可能会造成运动伤害……」

以惭愧心培养智慧

农家耕种,在播种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步骤:翻土。关于翻土的目的,杨郁文解释道:「第一,是要把大块粗土弄碎,使土地平松,第二,将泥土中杂草的种子、根部挖出来清除掉。」翻松土地与清除杂种,其实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就是让好的种子与根苗有更多生长的空间。耕耘心田也是一样,要将心田中的烦恼种子消除,好让善根善种拥有更多自在生长的空间。

在农业机器还没发明的年代,翻土靠的是人或兽所推动的犁具。所以耕田也叫「犁田」,就是运用犁具来整理田地的意思。那么耕耘心田的工具又是什么呢?佛陀的偈子中有答案:智慧为犁轭,惭愧心为辕。

根据杨郁文的考证,《大正藏》版的「犁轭」在巴利文版藏经中译为「犁铧」,其实更贴近原意,因为犁铧指的就是犁具头部像铲子一样的三角形尖锐物,正好是可以将大块泥土翻松的工具。那么犁辕又是什么呢?犁辕就是推动犁具前进并且可以控制方向的把手。以智慧为犁铧,是说智慧就像犁铧,可以把内心的烦恼种子从坚硬的土石中翻出,加以铲除;以惭愧心为辕,意思是用惭愧心来修正修行方向,知错能改,比如在分叉路走错方向,或者走上旁门左道时,应以惭愧心自我反省,改过迁善,回头向善。

智慧与惭愧在耕耘心田的时候,一个在前头翻土,另一个可以调整犁具的方向,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功能。尤其惭愧心的生起,对修行的帮助更大。惭愧心是什么?佛经中说:「知惭,耻于己缺;知愧,羞于恶行。」惭是对于自身缺乏善心、善行而感到羞耻,而愧则是对恶念及坏的行为感到后悔。 「修行一定要有反省……」杨郁文强调:「该有的善没有,不该有的恶有了,这些都应该惭愧。」学佛的人若懂得反省,减少傲慢心,以勇气面对自己的缺点与弱点,那么真正的智慧也会相对地增长,修行一定会有成果。

正念守护心田

从小在农村里长大的杨郁文,对于农事可说了若指掌。杨郁文还记得小时候经常看见农夫在播种以后,还要常常去「巡田」,也就是去照顾田里的农作物,看看灌溉的水够不够?杂草多不多?稻苗长的好不好?等等。 「尤其农夫一看到杂草长出来,一定要立刻拔除。」杨郁文说。如果没有随时拔除杂草,土地的养分与水分都被它掠夺了,稻苗也就长不好。

学佛人心中的烦恼草,跟农田里的杂草一样,也要时时拔除。从阿含学的角度来看,这些烦恼不只是小小的情绪问题而已,而是要靠智慧才能察觉的根本烦恼。心田中烦恼草如何得以拔除?良善的根苗如何养育而成? 「学佛的人,应该用正念来巡视自己的心田。」杨郁文说。保持正念,就是随时随地观照自己的身、口、意。 「一个人身体语言等行为,就像没有经过训练的牛一样,莽莽撞撞,若以正念来看守,才能驾驭得住。」以正念守护心田及耕牛,使身、口、意不再造做恶业,内心的烦恼种子跟着减少,善根善苗也才有机会成长。

在农作收成后,农夫的工作并非就此结束。收成的稻谷需要一个严密的仓库来保存,这样一来老鼠不会跑进去偷吃,而里面的稻谷也才不会外泄。 「我们的心就像仓库一样,是一个保存修行收获的地方。」杨郁文以此譬喻道,如果身、口、意都是善业,那么心田的仓库就没有漏洞,辛勤所得的收获才能保存下来。但是,如果犯了杀、盗、淫、妄、酒、妄言、恶口、两舌、绮语等恶业,「就会造成心的漏洞,所造的功德会从漏洞中流泄而去。」杨郁文提醒,正念不仅可以守护心田,还可以保护修行所累积的福德。

懂得用正念来守护心田与福德的人,是真正懂得耕耘心田的人。

真正懂得耕田的​​人

 

当佛陀以如此简单的譬喻说法以后,即使是没有念过很多书的庄稼汉,都能明白什么是佛法,什么是修行。

修行原来并不是很难的道理。为了三餐温饱每日在农田里忍受日晒雨淋的农夫,体会到,他脚下所踩的泥土,就是他修行的地方。亲手播在土里的种子,就是修行的希望。手中紧握的犁,就是修行的工具。农夫不用离开农田,就已经是个脚踏实地的修行人。

「瞿昙,你确实懂得耕田,很懂得耕田……」农夫敬佩地赞叹佛陀。其实能够听懂佛陀说法的农夫,不也同样善根深厚?佛陀与农夫这一场难得的佛法交流,也为后世的学佛者,开启了耕耘心田的契机。 (摘录自《人生》杂志306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