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暉光照念佛禪

盧香如 2017/2/7

與聖嚴師父的因緣應該開始於1998年左右吧!身在禮敬僧佛之家,自幼耳濡目染,皈依似乎是顺理成章,所以在師父主持的千人皈依大典,經師父接引進入如來之家。但自身資質淺薄,鮮少接觸佛學經典,至多就是聽聽父母親虔誠的早晚課誦經與磬魚聲,不自覺地沈浸在平靜詳和的氛圍中。

猶記得應是在1999年的初夏時節,虔誠信佛供養十方道場的媽媽和我一起到北投農禪寺聽聖嚴師父講經。午後的大殿外陽光璀燦,只見師父端坐蒲團,嘴角掛著一絲㣲笑,眼中不時流露關愛的眼神。師父用平易近人的態度和最淺顯易懂的比喻傳講經文,深怕我們聽經艱澀而昏沈,不時還要幽默的提振大家的精神,說到精彩處要眾人望向寺外一片油綠荷田,隨風搖曳婀娜多姿,到底是荷隨風動還是風搖荷擺,實相空相化成堂內眾人心中蓮荷朵朵,只待來日綻放。

時光流轉,憶念當年聽師父講經是多麼殊勝的因緣啊!師父慈悲引導眾生追求心靈環保建設人間淨土的音聲言猶在耳,隨著師父圓寂的消息傳來,終日忙碌於持家與照養孩子的心,此時起了不捨的漣漪,遺憾當年在臺灣沒有多親近師父的法音。如今只能依靠師父的音像,追隨師父的大願,誓願以菩提心尋求利益眾生之道。

輾轉八年過去,果啟法師慈悲護念眾生,提及舉辦報師恩念佛禪的因緣,發現師父的圓寂日竟就是我緬懷母親的母難日,因緣合和,讓我有緣參加念佛禪。當日上午,在師父的四字佛號聲中,當年聽師父說法的種種歷歷在目,彷彿又回到那油綠荷田圍繞的農禪寺大殿,親沐師父的梵唄佛號。此時母親的莊嚴慈相油然生起,禪坐念佛中本應追求清淨無我的本心,此時波濤洶湧,淚水潰堤如瀑穿洩而下不能自已。嗣後動禪,大眾靜心體驗,伸展之際,同時體會著氣血在指尖流動的舒暢。午時齋堂用膳,法師一心懸念此次念佛禪的殊勝因緣,慈悲提醒大眾食時禁語,收攝一心專注念佛號。午後念佛拜佛,專注於法師開示以上虛下實的拜佛動作,依著每個人自己的節奏起身拜下,起心動念分毫清晰,這時身體舒暢,連年前損傷腰部的㣲恙部位好似也在輕慢動作中得到按摩舒緩的功效。一旦思緒紛雜,身體細胞的記憶馬上失序,提醒自心收攝心念,專注念佛號彎身禮拜。爾後觀看師父開示菩提心與發願心,慈悲提醒眾生發願利益眾生。接著行禪,初次體驗果啟法師活潑善巧帶領的動禪,無明嗔痴在腳尖與腳掌湧泉觸地之際漸次消弭;特別是金雞獨立一式,讓全身通體舒暢,頗有強筋健骨之效,此時全身似一股暖潮流經般的溫暖,全然推翻舊日參加行禪的刻板印象。

至今回想當日念佛禪種種,一如親沐在師父慈悲關愛的帶領下進行全日的念佛禪。當中果啟法師分享師父諸多寬宏利益眾生的行儀,此刻突然醒悟當年在農禪寺聽經所種下的朵朵蓮荷,是否已在塵世逐一綻放,接續師父的大願接引眾生並誓願以菩提心廣種福田?祈願我心中那朵含苞的蓮荷能夠永世相伴。是日念佛禪修功課日畢,聖嚴師父與母親的慈暉印記於心,以荷苞中的㣲小菩提心,發願無量功德迴向親眷與普世眾生。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