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篇

缘起

一次禅坐共修结束后,其中一位有十几年禅修经验的禅众分享,某次无法认同主管的做法而气得在主管面前拍桌子,同事过后很疑惑地问:「你不是有去禅修吗?怎么还会拍桌子?」她的回应:「禅修就不能拍桌子吗?我当时很生气耶!」事过境迁,当时叙述的表情与语气温和中还带有一点激动,讨论的重点—禅修与拍桌子,大家都笑了。

瞋火一起,桌子一拍,清净心不见啦!

故事篇

又一次,佛陀住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的只树给孤独园。

在一个傍晚时分,尊者富楼那来向佛陀请法:

「世尊!我想到一个僻静处独自专精修学,请教导我法要,好让我修得解脱。」

佛陀告诉他说:

「富楼那!当六根接触到令人喜欢的境界时,如果因此而生起欢喜赞叹、贪爱染着,那么,苦就会随之而生了。所以我说,有喜悦的生起,就有苦的生起。六根在遇到令人喜欢的境界时,如果不生起欢喜赞叹、贪爱染着,那么,苦就不会随之而生起。所以我说,喜的灭止,就是苦的灭止。富楼那!以上是我给你的简短教说,你想要到哪里去专修呢?」

「世尊!我想到西部的输卢那地方去。」

「但是,西部的输卢那人性格普遍凶悍粗暴,富楼那!如果到了那儿,常遭到他们的辱骂,那怎么办?」

「世尊!输卢那人如果来我面前辱骂我,我会这样想:输卢那人算是很不错的了,他们没打我。」

「如果他们打你了,那怎么办呢?」

「世尊!不论他们用拳头打我,或是用石块、棍棒打我,我会这样想:输卢那人算是很不错的了,他们没拿刀杀我。」

「如果他们要杀你了,那怎么办呢?」

「世尊!如果他们要杀我了,我会这样想:有些厌恶自己身体的佛弟子,还得用种种方法自杀呢,他们要杀我这终将朽败的身体,正好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善哉!善哉!富楼那!有你这样的忍辱功夫,应当能前往西部的输卢那地方了。」

尊者富楼那有了佛陀的肯认,欢喜地拜别了佛陀,隔天就动身出发了。

沿途一路乞食游化,尊者富楼那来到了西部的输卢那地方住下,除了自己专精修学外,还教化了许多当地人归信佛法。到了隔年雨季来临前,就接引了五百位在家佛弟子,并在当地建立了一个可以容纳五百人修行的地方。

雨季安居的三个月过去了,尊者富楼那修得了三明,就在当地入无余涅槃了。

分享篇

人有忍受的能力,虽然生活在众恼交煎的世界,当平静的心因外境而泛起涟漪乃至大波浪时,正好反应出自己的修行。忍辱就是不起瞋心,旁人会因为祥和而身心安定,这也是一种布施。学习富楼那尊者的无我、与对所有众生的宽容慈悲,全心奉献,实践佛陀的教化重点——断除贪爱与染着。

修行与忍辱是等号,今天就发个永不起瞋心的愿!

心灵空间

当您面对忍辱的考验时,佛法能现前吗?

您如何找回自己的清净心呢?

原文:

杂阿含经 第13卷(三一一)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富楼那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为我说法,我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后有。」

佛告富楼那:「善哉!善哉!能问如来如是之义。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若有比丘!眼见可爱、可乐、可念、可意,长养欲之色;见已欣悦、赞叹、系着,欣悦、赞叹、系着已欢喜,欢喜已乐着,乐着已贪爱,贪爱已厄碍。欢喜、乐着、贪爱、厄礙故,去涅槃远。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

「富楼那!若比丘,眼见可爱、乐、可念、可意,长养欲之色;见已不欣悦、不赞叹、不系着,不欣悦、不赞叹、不系着故不欢喜,不欢喜故不深乐,不深乐故不贪爱,不贪爱故不厄碍。不欢喜、不深乐、不贪爱、不厄礙故,渐近涅槃。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

佛告富楼那:「我已略说法教,汝欲何所住?」

富楼那白佛言:「世尊!我已蒙世尊略说教诫,我欲于西方输卢那人间游行。」

佛告富楼那:「西方输卢那人凶恶、轻躁、弊暴、好骂。富楼那!汝若闻彼凶恶、轻躁、弊暴、好骂、毁辱者,当如之何?」

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若彼西方输卢那国人,面前凶恶、诃骂、毁辱者。我作是念:『彼西方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于我前凶恶、弊暴、骂、毁辱我,犹尚不以手、石而见打掷。』」

佛告富楼那:「彼西方输卢那人但凶恶、轻躁、弊暴、骂辱,于汝则可脱,复当以手、石打掷者,当如之何?」

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西方输卢那人脱以手、石加于我者,我当念言:『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以手、石加我,而不用刀杖。』」

佛告富楼那:「若当彼人脱以刀杖而加汝者,复当云何?」

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若当彼人脱以刀杖,而加我者,当作是念:『彼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以刀杖而加于我,而不见杀。』」

佛告富楼那:「假使彼人脱杀汝者,当如之何?」

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若西方输卢那人脱杀我者,当作是念:『有诸世尊弟子,当厌患身,或以刀自杀,或服毒药,或以绳自系,或投深坑;彼西方输卢那人贤善智慧,于我朽败之身,以少作方便,便得解脱。』」

佛言:「善哉!富楼那!汝善学忍辱,汝今堪能于输卢那人间住止,汝今宜去度于未度,安于未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

尔时,富楼那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尔时,尊者富楼那夜过晨朝,着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出,付嘱卧具,持衣钵去,至西方输卢那人间游行。到已,夏安居,为五百优婆塞说法,建立五百僧伽蓝,绳床、卧褥、供养众具悉皆备足。三月过已,具足三明,即于彼处入无余涅槃。

敬颂 福慧传家 自在吉祥

果启 恭敬合十

0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