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篇

緣起

一次禪坐共修結束後,其中一位有十幾年禪修經驗的禪眾分享,某次無法認同主管的做法而氣得在主管面前拍桌子,同事過後很疑惑地問:「你不是有去禪修嗎?怎麼還會拍桌子?」她的回應:「禪修就不能拍桌子嗎?我當時很生氣耶!」事過境遷,當時敘述的表情與語氣溫和中還帶有一點激動,討論的重點—禪修與拍桌子,大家都笑了。

瞋火一起,桌子一拍,清淨心不見啦!

故事篇

又一次,佛陀住在憍薩羅國首都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一個傍晚時分,尊者富樓那來向佛陀請法:

「世尊!我想到一個僻靜處獨自專精修學,請教導我法要,好讓我修得解脫。」

佛陀告訴他說:

「富樓那!當六根接觸到令人喜歡的境界時,如果因此而生起歡喜讚歎、貪愛染著,那麼,苦就會隨之而生了。所以我說,有喜悅的生起,就有苦的生起。六根在遇到令人喜歡的境界時,如果不生起歡喜讚歎、貪愛染著,那麼,苦就不會隨之而生起。所以我說,喜的滅止,就是苦的滅止。富樓那!以上是我給你的簡短教說,你想要到哪裡去專修呢?」

「世尊!我想到西部的輸盧那地方去。」

「但是,西部的輸盧那人性格普遍兇悍粗暴,富樓那!如果到了那兒,常遭到他們的辱駡,那怎麼辦?」

「世尊!輸盧那人如果來我面前辱駡我,我會這樣想:輸盧那人算是很不錯的了,他們沒打我。」

「如果他們打你了,那怎麼辦呢?」

「世尊!不論他們用拳頭打我,或是用石塊、棍棒打我,我會這樣想:輸盧那人算是很不錯的了,他們沒拿刀殺我。」

「如果他們要殺你了,那怎麼辦呢?」

「世尊!如果他們要殺我了,我會這樣想:有些厭惡自己身體的佛弟子,還得用種種方法自殺呢,他們要殺我這終將朽敗的身體,正好算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善哉!善哉!富樓那!有你這樣的忍辱功夫,應當能前往西部的輸盧那地方了。」

尊者富樓那有了佛陀的肯認,歡喜地拜別了佛陀,隔天就動身出發了。

沿途一路乞食遊化,尊者富樓那來到了西部的輸盧那地方住下,除了自己專精修學外,還教化了許多當地人歸信佛法。到了隔年雨季來臨前,就接引了五百位在家佛弟子,並在當地建立了一個可以容納五百人修行的地方。

雨季安居的三個月過去了,尊者富樓那修得了三明,就在當地入無餘涅槃了。

分享篇

人有忍受的能力,雖然生活在眾惱交煎的世界,當平靜的心因外境而泛起漣漪乃至大波浪時,正好反應出自己的修行。忍辱就是不起瞋心,旁人會因為祥和而身心安定,這也是一種布施。學習富樓那尊者的無我、與對所有眾生的寬容慈悲,全心奉獻,實踐佛陀的教化重點——斷除貪愛與染著。

修行與忍辱是等號,今天就發個永不起瞋心的願!

心靈空間

當您面對忍辱的考驗時,佛法能現前嗎?

您如何找回自己的清淨心呢?

原文:

雜阿含經 第13卷(三一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富樓那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為我說法,我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

佛告富樓那:「善哉!善哉!能問如來如是之義。諦聽,善思,當為汝說。若有比丘!眼見可愛、可樂、可念、可意,長養欲之色;見已欣悅、讚歎、繫著,欣悅、讚歎、繫著已歡喜,歡喜已樂著,樂著已貪愛,貪愛已阨礙。歡喜、樂著、貪愛、阨礙故,去涅槃遠。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富樓那!若比丘,眼見可愛、樂、可念、可意,長養欲之色;見已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故不歡喜,不歡喜故不深樂,不深樂故不貪愛,不貪愛故不阨礙。不歡喜、不深樂、不貪愛、不阨礙故,漸近涅槃。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佛告富樓那:「我已略說法教,汝欲何所住?」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我已蒙世尊略說教誡,我欲於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

佛告富樓那:「西方輸盧那人兇惡、輕躁、弊暴、好罵。富樓那!汝若聞彼兇惡、輕躁、弊暴、好罵、毀辱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彼西方輸盧那國人,面前兇惡、訶罵、毀辱者。我作是念:『彼西方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於我前兇惡、弊暴、罵、毀辱我,猶尚不以手、石而見打擲。』」

佛告富樓那:「彼西方輸盧那人但兇惡、輕躁、弊暴、罵辱,於汝則可脫,復當以手、石打擲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西方輸盧那人脫以手、石加於我者,我當念言:『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以手、石加我,而不用刀杖。』」

佛告富樓那:「若當彼人脫以刀杖而加汝者,復當云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當彼人脫以刀杖,而加我者,當作是念:『彼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以刀杖而加於我,而不見殺。』」

佛告富樓那:「假使彼人脫殺汝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世尊!若西方輸盧那人脫殺我者,當作是念:『有諸世尊弟子,當厭患身,或以刀自殺,或服毒藥,或以繩自繫,或投深坑;彼西方輸盧那人賢善智慧,於我朽敗之身,以少作方便,便得解脫。』」

佛言:「善哉!富樓那!汝善學忍辱,汝今堪能於輸盧那人間住止,汝今宜去度於未度,安於未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

爾時,富樓那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爾時,尊者富樓那夜過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出,付囑臥具,持衣鉢去,至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到已,夏安居,為五百優婆塞說法,建立五百僧伽藍,繩床、臥褥、供養眾具悉皆備足。三月過已,具足三明,即於彼處入無餘涅槃。

敬頌 福慧傳家 自在吉祥

果啟 恭敬合十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