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報流失了嗎?

現今看似為富裕的時代,實則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從最基本的「吃」便可見一斑。都市裡,吃到飽、高級餐廳林立,商店賣場擺滿了超量的食品,有一些因為不對味或沒吃完而被丟棄,更有許多即將因為過期遭到銷毀。

近幾世紀經濟發展快速起飛,看似多利,實乃透支,不但環境資源被摧殘消耗,人心的欲望也持續啃食宿世積累的福田。

二Ο一五年米蘭世界博覽會,揭示了近代「富足的矛盾」,引起大眾的關注與省思。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研究,每年約有十三億公噸的可食用食物被浪費,然而,全球卻有八億人處於饑荒狀態,二十多億人營養不良,其中一點六億兒童因此發育遲緩。

義大利政府推出《米蘭憲章》,希望尋求「糧食分配正義」,並提出「剩食」、「食物安全」、「生態多樣性匱乏」以及「耕地不足」等全球性議題。

瑞士館藉由「食物塔」,讓遊客目睹食物分配的實況。四座塔內儲放了許多小包裝的瑞士特產,在展覽期間任遊客隨意拿取,但不再補充。透明牆赤裸裸地顯示出資源流失的狀態,塔外標示著:「足夠分給所有人嗎?」反映著時代的現況。

米蘭世博提出的節約與分享,正是培植福田的原則。

有一些慈善機構也提出了Foodbank─「食物銀行」的方式,打出「愛分享」、「不浪費,無飢餓」等口號,搶救、募集各方過剩或即期、即將被丟棄的食品,整合分配給需要的人。企業、廠商、盤商、賣場,乃至團體及民眾多有響應。
而在中國古代早有施設「義倉」的前例。

隋朝尚書長孫平,見天下州縣多有水旱天災,百姓民不聊生,便奏令民間每一戶人家在秋收時出粟麥一石以下,貧富差等,儲存在閭巷之間,以備凶年,稱作義倉。

唐太宗時,開始推廣設置義倉。戶部尚書韓仲良上奏:「王公已下墾田,畝納二升。其粟麥粳稻之屬,各依土地,貯之州縣,以備凶年。」從此天下州縣廣設義倉,每有饑饉,就開倉賑災。

唐高宗統一改為:「按戶出粟,上上戶五石,餘各有差。」唐玄宗以後改民間自營為國營,把義倉稅定為國家正式賦稅,統一調度。不過之後卻也淪為少部分人貪官圖利、壓榨人民的管道,因此義倉在歷史上,時廢時設。

古代農業食品發展不比現代,尚能節約糧食儲備救急;而今卻是過度浪費,而需另外設置配套措施,惜物轉贈。

無論是義倉或食物銀行皆為善行,而另一方面也該省思自己的福報銀行是否收支平衡?才不會為富裕時代的假象所蒙蔽,平時或稍有布施培福,而日常生活卻又不知不覺流失了大量的福報啊!

法鼓山聖嚴師父說:我的師父東初老人有很多的行誼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比如說,他一生省吃儉用,從來不叫窮。一個出家人沒有信徒,當然沒錢,但是他從來不跟人家說:「我很窮」,他講:「做和尚的本來就窮了,你再叫窮,人家都怕你。」許多人都怕窮人,連叫化子都怕窮人。如果自己喊窮,窮人怕你,富人當然更怕你,怕你來化緣嘛。不喊窮,就是自己沒有想要人家給什麼東西。自己不喊窮,至少人家不怕,這時候我們還可以給他一點佛法。

他老人家一生省吃,每天早餐吃稀飯,最好的配菜是豆腐乳,他一塊豆腐乳要吃上一個星期、兩個星期;還有,是花生米,用鹽炒的椒鹽花生米,炒了一瓶放在玻璃罐裡,每一次吃的時候,他就倒出七粒,他不會多過七粒。我問他:「師父!為什麼只七粒呢?」他說七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數字。最好的早餐就是這樣的。當然七粒的花生是他的專利,不是給我吃的。七粒花生米還有一點點的豆腐乳,就是他平常的早餐。

我們現在買豆腐,是一板一板、一疊一疊地買。吃豆腐的時候,是一大塊一整塊地挑起來往盤子裡放,一下子就吃完了。當時文化館有五、六個人,買豆腐時就買一塊,然後切成一小片一小片,放在菜裡面,我們可以看到白的顏色就是豆腐。或者是在鍋子裡面煎一煎,它不會碎掉,就這樣地省吃儉用,我們重新建新房子的時候,要把舊牆先打掉,這時,老和尚會親自把打下來的舊磚頭上的稜稜角角的水泥敲掉,然後鬥起來成一塊。他敲,我們就跟著一起敲。其實那時候的磚頭並不是那麼貴,以人工來算是不合算的。那一些工人就笑我們,他們說:「老師父!你敲磚頭一天的工錢,買不了幾個磚頭,為什麼還敲這些磚頭啊,這些磚頭壞掉了,沒有用了,可以丟掉了,敲了這麼辛苦,不值一天的工錢。」老和尚是這麼回答的:「你們做工是有工錢的,我做不做工都沒有錢,但是,我多敲幾塊磚頭,能省得幾塊錢,這還是合算的啦!」他是這樣子算的,這樣地儉用。

還有一次,老和尚蠻有意思的,我的一把剃頭刀,已經用了很久了,我把它丟了,但是,後來我在我師父的房間裡面看到了。他看到被我發現了,有一點不好意思。他說:「聖嚴啊!我是從垃圾桶裡面撿來的,我不是偷的啊!」真是讓我覺得很慚愧,後來他就請人磨一磨,能不能用?又可以用了。如果另外買一把,又花錢了。我是因為有人送我一把新的,這一把又舊又鈍的剃刀已經沒有用了,所以我把它丟了。哎呀!老和尚真是讓我很痛定思痛,從此以後,我的東西一定用到不能用、沒辦法用為止。

並不是因為老和尚蓋文化館、印大藏經,就是高僧。蓋房子,營造商、建築公司都會蓋房子,這有什麼稀奇。印一部大藏經也沒什麼了不起,現在的出版社、印刷公司出版的書多的是。我們要看事蹟背後的行誼,他是怎麼能夠蓋文化館的,他沒有錢,而文化館怎麼起的?他是沒有錢的人,靠著省吃儉用,一點一點地感動人,才能夠把文化館建起來。這一些行誼在他的傳記裡面是看不到的。

敬頌 福慧傳家 時時吉祥

果啟 恭敬合十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